时光之穴

时光之穴的住民,还会有什么呢?
住民最爱食谱:少天饭
原料:黄少天一只。
方法:低糖,少油,无盐,可加少许芥末,以充足爱意和适量泪水浸泡后料理完毕。口感鲜脆,营养丰富,初入口激爽,回味绵密,又时不时会刺激味蕾给你惊喜。忌与秋葵同食。

即便技巧提高也无法掩盖的反伦理内核:西子绪《为了和谐而奋斗》

【文案】

受:我单身的原因是我沉迷建设社会主义。
攻:我单身的原因是我遇不到你。
然后他们相遇了,白罗罗终于可以将和谐的种子,洒满整个世界。
秦百川:来,再往我这边撒点。
这是一个受致力于用爱感化全世界最后自己化了的故事。
本文:攻是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


【个人评论】

作为一个写手,西子绪这篇文比之自己以前的文,进步空间非常大。

作为一个快穿文,这篇其实在技巧方面也算是可圈可点。

全文文笔流畅,世界设定比较完整,快穿理由很充分(而不是飞来横祸天降系统这么简单粗暴),且有悬念解密成分,层层递进,这是很好的。

快穿文比较容易出现的问题是,因为描绘的世界太多而导致每个世界都像是一篇大纲。本文每个世界描绘都比较详细,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小短篇存在。加之人物情感描写还是比较到位的,个别世界能达到让阅读者共情的目标,逗逼部分切换也很流畅,能让阅读者适时笑出来。

以上这些,都是优点,所以如果抛开内核,这其实是一篇值得去看的爽文。

但是……问题就出在内核上,而且问题严重到让人无法直视。


以下有剧透,慎。


本文的主角作为一个平凡的小公务员,某日被调到一个新部门开始快穿之旅。然后拿着动辄六七八位的高薪,享受穿越一次能带薪休假大半年的幸福公务员生活。

但是,在每个快穿世界里,他几乎都会和目标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关系,最后又被迫以死亡形态登出。等到后面不仅走肾更走心后,登出后的主角甚至必须去做所谓的情感析出(可以理解为一种将情感淡化剥离的治疗),才能确保不影响到正常生活。

——甚至,他之前的确有同行因为模糊了任务世界和正常世界,最终跳楼自杀的案例。

最终谜底揭晓,原来这个世界上有一批情感障碍患者。患者大都是精英阶层,在情感体验上出现问题,无法感知情绪,自然更不能得到喜悦、幸福等正面体验,所以非常容易有自杀倾向。现有医疗技术无法对他们进行治疗,最后想到的方法就是,让主角这类人,穿越到不同的世界,其实就是患者的不同潜意识构建故事空间里,和患者互动,从而让对方得到情感体验,逐渐治愈。

不用说,主角最后当然是治愈了另外一个主角,然后皆大欢喜。


有一些敏锐读者表示,这不就是欺骗别人出卖感情吗?好过分。但也有更多读者表示,他们是相爱的啊,不只治疗者有过痛苦体验,其实被治疗者也一样;而且不告知真相也可以理解,因为要避免有人因此利用这样的机会,不好好完成任务,反而利用和伤害那些患者啊。


然并卵,我想说:去你的保护患者,难道治疗者的基本人|权就不要保障吗?而且这也不是欺骗别人出卖感情,根本是在谋害他人性命。


我知道医学伦理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个太陌生的东西,只简单举个例子:

如果我有一个药物,我明知道它可以治疗某种疾病,但要让它走入临床,就必须经过一道道实验,从细胞实验、动物实验,最终到人体实验,缺一不可,而且如果过程中发现有某些严重问题风险,多半是无法走到人体实验的。

即便是走到人体实验,招募来的人群是服用这个药物后可能被治愈或延长生命的患者,甚至可能没这个药马上就要死,在实验前,仍旧必须做到知情、同意、自愿。

这是最基本的,对受试者的保护。


类似文中设定的这样一个机构,对一群有钱有权人士进行治疗,如果要保护他们的隐私和安全,可以通过精挑细选治疗者来实现——不要说这种设定下的治疗者,现在考个高级心理咨询师还得经过专业心理医生的三堂会审,确定你的人格、品德没有问题,才允许你从事这一职业。

如果对治疗可能给治疗者带来的副作用不明确(比如自杀,在极端案例出现前谁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对治疗者又不告知风险更不给于知情权和选择权,这是拿治疗者的生命安全开玩笑,这违反了最基本的伦理道德。

而这种内核的设定,实在是让人看了如鲠在喉。


虽然我知道很多时候,阅读者只是想看谈恋爱和为爱鼓掌,写手只是写点小甜文赚稿费。

但是,别拿爱情当借口,这世界上毕竟有些东西——比如基本的伦理和人|权——是应该比爱情更不容亵渎的,何况,有什么比生命权更不容侵犯和剥夺的呢?

评论(16)
热度(39)

© 时光之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