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穴

沉迷吸猫,不可自拔;热衷吐槽,初心不改

美食·文

文荒,烦,开始看美食文。

然后觉得那些以为弄个西红柿鸡蛋面就能称霸古代美食界的穿越主角们实在太天真。


目前看来稍微像点样子的只有北宋乡下人的进城生活。

且不说菜写的怎么样,提到几个凉菜几个小点热菜哪些哪些,说明作者起码是有些概念的。虽然恋爱部分……嘛,我看小言通常牙酸,不能理解少女们的情怀这点就不说啥了。但总算还能一看。

至于另外几篇有名的,哦,就酸得更厉害了。比如红杏×××之流,女主的玛丽苏之气都要破纸而出了,皱鼻。


要说美食文,先看看中国古人有多么的食不厌精。

当年年羹尧年大将军家里能养一个厨娘,只要她做一道菜——小炒肉。且一头猪身上只取那一块,然后忙活半日放得。后来年家倾覆,该厨娘嫁人后老公估计也是个吃货(。),好奇的不行弄了头猪来,求她做了一次,结果吃得恨不得能把舌头都给吞下去。

所以你想得有多好吃。


再比如吃鸭掌,高端吃法是让鸭在烧红烙铁上反复行走,烙铁上当然有抹酱料。鸭掌熟而鸭未死,此时取掌食之。

吃驴肉又有两种。一种是活叫驴,现在查到的资料都是说活驴取肉食之;另一种是要吃哪块驴肉,现剥皮直接以滚汤浇上,鲜嫩无比,也凄惨无比。

不过我怎么依稀记得还有一种,将驴子关在特制棚里,旁边是火烤,驴子面前放盆酱汁;然后越烤越热,驴子渴了就只能喝酱汁,而酱汁只会越喝越渴。如此这般,酱汁就会自然渗透至肉中,最后吃的时候当然入味,鲜美无比——然而查不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其他哪种料理方法混淆了。

相比而言,生吃猴脑固然残忍,折磨过程未必如此两者,因为脑死亡其实蛮快的应该,至少比这种生烙活烤时间短些?而且味道应该也不如这几种……但都是违反动物伦理,仅作讨论绝不推荐,划掉划掉。


如果说点家常的,就好比吃鱼吧。

看过梁实秋的谈吃,就知道最简单的吃鱼又有多少讲究。

黄河鲤鱼肉质厚实,但又比南方江鱼、湖鱼肉质要老,做瓦块鱼甚好,但做清汤就不如南方的江鲜河鲜。

炸活鱼也是某种意义上的黑暗料理,外观不可怕但细想比仰望星空更加死不瞑目。因为该鱼简单处理但不处死,然后包裹头尾去炸,待鱼身肉已经可食上桌,鱼腮还在微微煽动,显然还有呼吸。幸好现在不流行吃了……

至于鱼丸……妈妈呀,他写的馋了我一个星期。要最活的鱼,处理后以刀一层层将鱼肉末慢慢刮下来,如此不必过分勾芡,在开水中一挤-一焯-一捞,便是一个鱼丸。想一想就知道该有多么鲜嫩美味【打滚】,哪是现在那些兑了不知道多少面粉的鱼丸可比?


回归正题。

你说你写美食文,我不要求你多么惊人,你好歹把那些美食相关的随笔杂文看看,心中有点概念好不好?自己大概都没吃过啥好东西,就敢拿着那点东西去穿越,自以为可以笑傲古代屌丝翻身。

殊不知,屌丝就是屌丝,贵族就是贵族。你要是和人家掰天体物理说不定还能一鸣惊人(或者被当疯子),你和人家掰吃,这不是自取其辱么?看的读者都要犯尴尬恐惧症了简直。

评论(12)
热度(54)

© 时光之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