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穴

时光之穴的住民,还会有什么呢?
住民最爱食谱:少天饭
原料:黄少天一只。
方法:低糖,少油,无盐,可加少许芥末,以充足爱意和适量泪水浸泡后料理完毕。口感鲜脆,营养丰富,初入口激爽,回味绵密,又时不时会刺激味蕾给你惊喜。忌与秋葵同食。

关于自尊和自卑

起源于一篇ABO,无数读者呐喊,“这篇里的Omega是我见过的最自尊、最自信、最要强、最独立的Omega。”

很遗憾,我看完以后的感想是,要强是真的,自尊是假的……这个O明明是充满了典型的性耻论、性肮脏论并且对自己身为O的事实无法坦率接纳的自卑者才对。


首先,先说说这只O的表现吧。

他坚持O不是弱者,并认为A标记O就是恃强凌弱,A被O吸引就是屈服于低级本能。因此他拒绝某A对自己示好,觉得“你丫只是被本能牵引而已”,自己都说自己要起鸡皮疙瘩了。

我是不知道读者们为何会觉得这样的O是自尊又独立的,在我看来这分明就和现在那种十几岁缺乏正确性观念和性知识的小女生没什么区别。


性,是一种本能,也是一种很基础的推动力,在人类需求的底层。按照需要层次理论,你只有先满足底层,才能去进一步追求上层的需求。

如果一个人生存都无法保证,就不会去追求美食和性;只有衣食无忧、生活富足安全,才会想到去追求自我,充实人生。就是这么个简单的道理。

而且对于任何一个生命体来说,产生性欲是一个自然过程,说明你的身体健康且成熟,并在常数范围内。这是一个不需要对此保持任何羞耻心的事实,你需要对自己长大成人感到羞耻吗?根本没必要吧。

“必须有爱才有性”是一种更高的精神追求,但并不代表“纯粹为满足性欲”就是肮脏、可耻、必须被指责的——当然前提是这行为中,双方都是成熟的、自愿的,无任何强迫(为避免不必要的争论,这里讨论的是单身)。

甚至就连“我只想和喜欢的人滚床单”这句话,其中的“喜欢”本身也是很模糊的。形而上来说,那得是深沉的爱,得是灵魂的契合;要是宽泛点,只要我看你顺眼,觉得不恶心,这就是喜欢,也是一种“喜爱”,可算沾了点爱的边,并没有什么需要去羞耻和指摘的地方。

所以男女之间,当然现在也包括男男、女女之间,又或者ABO的AO之间(信息素),产生性吸引力,有追逐配偶的欲望,只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没有必要把它过度高尚化,但也没必要认为“如果只是出于本能这就是肮脏的”。


性耻感和性肮脏感其实在中国算是由来已久,这或许该从文化历史方面寻找渊源,但有趣的是即便到现在在行为上已经很开放的中国,在思想上许多人却仍旧停留在十九二十世纪。

我甚至看见过有人说某女主被各种外力强迫嫁给没什么感情而且三观不合的男配,然后因为和男友生离死别(真的会死所以真的可能是死别),一时情绪激动滚了床单,就怒喊“要把此女浸猪笼!”的情况,而且此说法竟然是由女性读者喊出,简直让我目瞪口呆。

坦白说,我也反感婚后出轨与第三者这样的事情,婚姻双方理应尊重对方、约束自己,不过这前提首先是,这桩婚姻是双方自愿选择而不是一方以各种手段强加于另一方的不平等条约,否则,这婚姻根本就不配称为婚姻而只是一场胁迫,去要求被胁迫一方对加害者仁至义尽恪守本分……我得说,您脑子没病吧?或者说,您活在哪个世纪呢?

至于在ABO的世界观里,性本能的地位被信息素与发情期理论加了BUFF,其社会形态和意识,必然又和我们现在经历的社会有很大差异。把这种不成熟的性观念加入其中,更加违和。


再说这位O的所谓自尊吧。

读者认为他自尊、要强、独立,是因为他拒绝被标记,认为那样处于发情期然后被一个A标记了、掌控了、失去自我了是无法接受的,宁可单身一辈子也要保持自我。

这看起来是很强硬,但是很遗憾我得说,这恰恰说明骨子里,他是极度自卑又虚弱的。

如果你认真分析他所拒绝的内容,就会发现,“他拒绝”正是源自“他认为”。就因为他潜意识里默认“O应该是那个样子的”:处于发情期,被一个A标记了,然后被掌控并失去自我的。

而他畏惧这样的未来,所以才会用力去抗拒。

很有趣的是,该文作者自己本人都写到,他对于AO方面的关系,非常缺乏理论和常识,直到后来决定和A交往时才开始补充知识,尝试接受。也就是说,他的所有这些想法,根本不是在接触过大量的资料后形成的(相反,接触了很多资料后他倒是接受那个A了),而是源于自己内心的恐惧和偏见。

换句话说,他对于“真正的O该有的样子”的观点,其实可能比一般的A或者B还要糟糕。他自己把O定义成那样,然后又畏惧,所以只好拒绝了。

所以我说,这是要强没错,但根本不是自尊。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尊和自信?

最起码,这个人得正确的认识自我,然后学习接纳自我。认识到自我的优点,接纳自我的不足,然后慢慢通过学习、改变,让自我变得更加完善。

这篇文中的O明显对自我(性别)的认知并不正确,也根本无法接纳。所以他根本没有考虑“我应该去更多了解一下O的状况”,也无法相信“即便和一个A标记结婚也不会影响到我的人生”。所以他只能选择拒绝,而这拒绝本质上是一种逃避。

这到底从哪里可以得出他是自尊又自信的结论的呢?


最后,这篇文写出这样一个O,我觉得是没问题的。特别是作者写过这个O初次觉醒时曾经目睹过其他O的发情状态,因此带来了心理阴影。这非常真实而合理。

即便在普通男女社会,在青春期由于身体与人格的成熟度不符,特别是性器官的逐渐成熟与性冲动出现后,当事人对于性本身是好奇又恐惧的,同时又缺乏知识,暂时还无法形成成熟健康的性观念。此时如果收到某些不良刺激,很容易带来持久的、深远的不良影响。

但是可惜的是,作者塑造了这么一个有趣的O,却无法意识到自己塑造的这个O的真实面貌是如何,而是和她的读者们一样,把这定义为一种自尊独立的表现。使得整部作品就沦为了一场“无爱性即肮脏论”的小女生的狂欢,只能让人看了笑笑而已。

评论(58)
热度(275)

© 时光之穴 | Powered by LOFTER